尼克·里德表示,各国政府需要进行基于事实对华为进行风险评估,“人们在谈论一些没有根据的事情,我并不是在指美国,因为我本人没有直接接触过他们,我也没有看到他们提供了什么证据。但很明显,他们需要向整个欧洲提供有关证据”。

对此,杨达卿认为,从流通视角看亚马逊,或是未来全球竞争力的供应链公司,亚马逊已经从消费物流向生产物流及全球供应链延申服务网,这跟Flexport在货代及贸易物流将会有诸多交集,但重心不同,亚马逊的引擎更多在供应链下游的消费需求端,而Flexport的引擎或更多集中在供应链上游的生产需求端。